我四个无情滴鸽手

鸽了_

红眼病了,凉凉

[勋兴/灿兴]口腹之欲(完)

  终于想起了我还想有个文没更,依旧是车,链接在评论,注意避雷。

[ALL明/非典型ABO]我求求你们不要嘤嘤嘤了!(一)

  非典型abo,就那种a发情之后会进入易感期,缺乏安全感,要o亲亲抱抱举高高!没有o的陪伴,发情期的a可是会化身嘤嘤怪的。

  史森明下去拿了个外卖刚回到基地就感受到了异常诡异的气氛。你看小虎那举着手机一脸憋笑的样子,姿态虽然维持着贵妇人设但是嘴角疯狂上扬,小狗那边已经彻底笑疯了,锅老师面带嫌弃,卡萨也憋不住笑了起来,但而琪琪还是一脸“琪琪什么都不知道”的样子。

  “你们在干森么?”史森明一脸懵逼。这话刚问出口就闻到空气中一股大海的气息,瞬间让史森明想起某海苔广告。但是转念一想,嚯,敢情是严君泽发情期到了。

  发情期中的a本就处于易感期,史森明这个唯一的o不在旁边,加上rng这群不当人的粗森们还这个样子,严君泽感觉更加委屈了。严君泽把自己窝在电竞椅里边,双手抱着膝盖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想着想着嘴一撇,泪就下来了,嘴里还念叨着“史森明你在哪啊,史森明你怎么还不回来啊。”他这样一搞,那群粗森笑的更开心了,就连琪琪也跟着笑起来了,两个教练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也不阻止。

  史森明听到严君泽嘟嘟囔囔就憋不住了,人群中就数他笑的最大声,但是没办法还得安慰咱上单爸爸啊。

  史森明放下外卖,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,止住自己的笑走到严君泽的椅子旁边,揽住严君泽的肩膀拍着他的背哄他。史森明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慈祥的老父亲安慰自己的儿子一样。最后耐不住严君泽要跟他一起睡的邀请,扔下一脸懵逼的rng众人就回了房间。龟龟史森明实在不想听bb机在那嘤嘤嘤了好吗,听少点搞笑,这嘤多了要人命啊!不就陪睡一晚上吗,老子拼了。

  被留在训练室的几个人忽然感觉不对,这拍到严君泽黑历史但是搭进去了史森明这怎么想都亏。这个可是血亏,难受啊马飞。

  当然晚上严君泽并没有得手,但是注射了抑制剂的严君泽还是回复了正常,表现在他追着小虎绕基地跑了一圈最后抓住要他吧视频删了这一点。

  最后视频还是没有被删掉,气的严君泽大喊

“等你们发情了看我怎么搞你们!”

当然这句话在众人哄笑声中过去了。谁能想到第二天这句话当真了,又有一个a发情了??

我感觉不能再鸽了

我安卓声声慢佳期如梦的小暗香,只想找个人一起泡澡(´;ω;`)

【勋兴/灿兴】口腹之欲4(上)

我还是不会手机上发超链的方法,到最后还是没有写完_(´ཀ`」 ∠)__ 。
这章就是车了,链接走评论,图链文链看自己喜好选择。

某服云梦汤池大型男团决定出道,大型搞gay现场诚邀各位加入
(已经记不清哪几个门派了)

【勋兴/灿兴】口腹之欲3(更改)

  因为临时的脑洞,结局变更,这章我做了些调整。

  傍晚时分,今天张艺兴早早的就打算关店了。客人们都有些遗憾要好几天都不能来这家店享受咖啡,但店员们都十分兴奋,计划着接下来的假期要去干什么,还有几个调皮的热情邀请张艺兴去参加party,但是张艺兴无奈的笑了笑说:“可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啊。”店员们都表示了遗憾但每个人都很开心的下班了。待人都离开之后,张艺兴收起了一直挂在嘴边的微笑,抬手将刘海捋上去,撕下“人类”的最后一层伪装。

  张艺兴关上店门将“停止营业”的牌子挂上去,并且关上了大厅的灯。店里变得昏暗,“狼”能很快的适应黑暗,并且张艺兴的眼里透出绿油油的光。

  张艺兴低头看了看垃圾桶里的手帕,面无表情的将袋子提起来从后门走出。

  从门口出去的张艺兴俨然是另一个装扮,原本清纯的白色衬衫现在变成了黑色的,还带有一些特殊的纹路。为了遮住激动时会漏出的,属于“狼”的标志,张艺兴特地带了一条chocker,整个人显得莫名的色气。

  张艺兴来到了城市里有名的红灯区,抬头看了看那些灯牌,略微刺激的光线让他眯起了眼,便抬手揉了揉眼睛,眼尾泛起一丝红色,显得妖艳起来。

  张艺兴随便拐进了一家酒吧,里边的人在暗红的灯光下扭动,有些在一起做着暧昧的动作,调酒师灵活的动作引得人们的欢呼,让气氛更加火热。但是张艺兴并不在意这些,对于他来说这些不过是“食物”而已,一些无所事事的人整日混迹这里,消失了也没人会在意,这里就是最好的狩猎场所。

  人群涌动,张艺兴做到吧台旁边随便点了一杯酒扫视着人群,仿佛混入羊群的饿狼,寻找最肥美的羊,不过他不正是“狼”吗?但是他布下了陷阱,等着猎物的到来。


  张艺兴精致的样貌显然吸引了不少目光,他也不着急,反正总会有蠢货上钩。不少人都蠢蠢欲动,终于有一个耐不住性子走到了张艺兴面前。这个男人端着一杯酒朝着他走来,张艺兴感觉到他的靠近慵懒的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。男人呼吸一窒,暗自感叹遇到了一个尤物。但是张艺兴却想这人端庄是端庄,长的却不如白天遇到的那两个猎人好看。但是到嘴食物可没有放弃的理由,张艺兴勾了勾手,猎物就乖乖的跟着他出去了,剩下的人都后悔没有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却没想到自己逃过了一劫。

  张艺兴带着男人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胡同,那个男人性急的把张艺兴抵在墙上,张艺兴也不反抗只是低着头承受,男人以为他默认了自己的动作准备更近一步的时候,忽然感觉腹部一凉,剧痛感袭来,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。男人慢慢低头看到了张艺兴刺穿自己腹部的手,死死抓住他的衣领,支撑不住的滑下去,用充满惊讶跟怨念的眼睛盯着张艺兴的眼睛,最后合上了双眼。张艺兴很享受这些人临死看他的眼神,看着自己猎物慢慢死去,对自己那么怨念却什么也做不了,卑微的可怜。

  巷子里一片寂静,却偶尔传出一些咀嚼的声音。

  吴世勋跟朴灿烈坐在家里,手里擦拭着武器,看着指针跳到了计划的时间。吴世勋跟朴灿烈对视了一眼,笑着说:“走吧,去见见,我们的小狼。”

  走到门口,吴世勋放出了一只蜜蜂。这只蜜蜂会追随一种信息素,白天的手帕上正沾染了这种信息素,张艺兴接过手帕那一刻就已经沾染上了,这正是朴灿烈跟吴世勋计划好的。

  蜜蜂慢慢悠悠地寻找方向,最后来到了红灯区。朴灿烈看着上边的灯牌,吹了一声口哨“看来小狼很有兴致啊~”吴世勋翻了个白眼,继续向里边走去。

  张艺兴进食完毕,餮足地舔舐手指上残留的血沫准备离开这里,但是刚转过身就感觉自己面前的灯光被遮挡住了。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吴世勋和朴灿烈站在他面前。

  张艺兴瞳孔缩小,显然受到惊吓,并摆出了警惕的动作。

  比起张艺兴的警惕,吴世勋跟朴灿烈倒是显得轻松悠闲。吴世勋还好心情的问他:“店长,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啊。”

朴灿烈则是带着玩味的笑容上下打量着张艺兴的装扮,仿佛要扒光他的衣服一般,并且凑上前去在张艺兴耳边说:“没想到店长那么辣啊,呵呵。”

  张艺兴听完直接一拳挥了过去,单被朴灿烈轻松闪过。朴灿烈后退到吴世勋身边不怀好意的笑着说:“咱们店长身上还有一股奶香味呢。”吴世勋听完一挑眉,带着笑意说了是吗。两人好像完全没把张艺兴放在眼里。

  看着两人对自己的调笑,张艺兴怒气增长。只是食物而已,竟然无视他的存在。因为愠怒张艺兴的眼尾仿佛涂上一层眼影般染上了艳丽的红色。他率先动起来,朝着两人冲过去,二人反应也及时,朝后方闪躲。

  朴灿烈将身后的双刀抽了出来朝着张艺兴袭去,而吴世勋漫不经心的将一个针管藏在手里看着他们缠斗在,好像在寻找一个合适时机。

  比起枪械,冷兵器划开皮肤使鲜血喷洒出来的快感更受朴灿烈的喜爱,而且在这里枪声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隐藏的,但相对的冷兵器在狩猎时的危险性更高,不过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。朴灿烈挥舞双刀的动作透露着一丝疯狂的意味,显然他很享受这场打斗,他凶猛的动作让张艺兴感觉招架不住了一般,张艺兴很久没有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了。

  为了应对朴灿烈接下来的攻击,张艺兴特地后退一步为了引出更多“狼”的本能。但就这一瞬间,吴世勋动了。朴灿烈忽然提高了进攻的速度让张艺兴措手不及,吴世勋突然迎上来将针管里的东西注射到张艺兴脖颈处。

  张艺兴回过神来猛的发力将朴灿烈甩了出去,捂着脖子紧盯着站在胡同口的两个人。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,眼前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,并且身体内部传来不正常的燥热。张艺兴咬着牙颤抖着问他们“你给我注射的什么!”这个时候他两条腿已经站不稳了,只能勉强撑着墙稳住身子。

  吴世勋看了看手中的针管,笑出了月牙眼

“这可是专门对付‘狼’用的药剂呢,里边可还用了催情的东西,我可是特地为店长准备的呢。”说着用针尖划出一个圆圈。

  张艺兴已经撑不住了,靠着墙慢慢滑了下去,空气对他来说像是变得稀薄起来,他用最后的意识忍住不让什么羞耻的声音从嘴里漏出来。但是朴灿烈与吴世勋两个人已经站到了他面前,他也只能无力的闭上眼睛昏迷过去。

  朴灿烈将自己的双刀收起来后,用一点也不温柔的方式将张艺兴抱起来。他看了一眼吴世勋,吴世勋正打量他怀中的张艺兴。吴世勋走过来低头凑到张艺兴颈间,果然闻到了淡淡的奶香,按耐不住直接咬了一口。朴灿烈笑起来说他太性急了,吴世勋也只是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。朴灿烈笑骂一声抱着张艺兴跟了上去。街区依旧灯红酒绿,倒是没人在意小巷子里那个无辜的人,只有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血腥味好像在提醒刚刚发生的事情,最后直至尸体腐烂散发出恶臭人们才发觉这里经历了什么。

【勋兴/灿兴】口腹之欲3

下章就是车了,本章食人暗示(明示),黑暗向。马上完结,鸽了那么多天对不起了。

  傍晚时分,今天张艺兴早早的就打算关店了。客人们都有些遗憾要好几天都不能来这家店享受咖啡,但店员们都十分兴奋,计划着接下来的假期要去干什么,还有几个调皮的热情邀请张艺兴去参加party,但是张艺兴无奈的笑了笑说:“可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啊。”店员们都表示了遗憾但每个人都很开心的下班了。待人都离开之后,张艺兴收起了一直挂在嘴边的微笑,抬手将刘海捋上去,撕下“人类”的最后一层伪装。

  张艺兴关上店门将“停止营业”的牌子挂上去,并且关上了大厅的灯。店里变得昏暗,“狼”能很快的适应黑暗,并且张艺兴的眼里透出绿油油的光。

  张艺兴低头看了看垃圾桶里的手帕,面无表情的将袋子提起来从后门走出。

  从门口出去的张艺兴俨然是另一个装扮,原本清纯的白色衬衫现在变成了黑色的,还带有一些特殊的纹路。为了遮住激动时会漏出的,属于“狼”的标志,张艺兴特地带了一条chocker,整个人显得莫名的色气。

  张艺兴来到了城市里有名的红灯区,抬头看了看那些灯牌,略微刺激的光线让他眯起了眼,便抬手揉了揉眼睛,眼尾泛起一丝红色,显得妖艳起来。

  张艺兴随便拐进了一家酒吧,里边的人在暗红的灯光下扭动,有些在一起做着暧昧的动作,调酒师灵活的动作引得人们的欢呼,让气氛更加火热。但是张艺兴并不在意这些,对于他来说这些不过是“食物”而已,一些无所事事的人整日混迹这里,消失了也没人会在意,这里就是最好的狩猎场所。

  人群涌动,张艺兴做到吧台旁边随便点了一杯酒扫视着人群,仿佛混入羊群的饿狼,寻找最肥美的羊,不过他不正是“狼”

吗?

  精致的样貌显然吸引了不少目光,张艺兴也不着急,等着猎物慢慢上钩。不少人都蠢蠢欲动,终于有一个耐不住性子走到了张艺兴面前。这个男人端着一杯酒朝着他走来,张艺兴感觉到他的靠近慵懒的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。男人呼吸一窒,暗自感叹遇到了一个尤物。但是张艺兴却想这人端庄是端庄,长的却不如白天遇到的那两个猎人好看。但是到嘴食物可没有放弃的理由,张艺兴勾了勾手,猎物就乖乖的跟着他出去了,剩下的人都后悔没有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却没想到自己逃过了一劫。

  张艺兴带着男人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胡同,那个男人性急的把张艺兴抵在墙上,张艺兴也不反抗只是低着头承受,男人以为他默认了自己的动作准备更近一步的时候,忽然感觉腹部一凉,剧痛感袭来,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。男人慢慢低头看到了张艺兴刺穿自己腹部的手,死死抓住他的衣领,支撑不住的滑下去,用充满惊讶跟怨念的眼睛盯着张艺兴的眼睛,最后合上了双眼。张艺兴很享受这些人临死看他的眼神,看着自己猎物慢慢死去,对自己那么怨念却什么也做不了,卑微的可怜。

  巷子里一片寂静,却偶尔传出一些咀嚼的声音。

  吴世勋跟朴灿烈坐在家里,手里擦拭着武器,看着指针跳到了计划的时间。吴世勋跟朴灿烈对视了一眼,笑着说:“走吧,去见见,我们的小狼。”

  走到门口,吴世勋放出了一只蜜蜂。这只蜜蜂会追随一种信息素,白天的手帕上正沾染了这种信息素,张艺兴接过手帕那一刻就已经沾染上了,这正是朴灿烈跟吴世勋计划好的。

  蜜蜂慢慢悠悠地寻找方向,最后来到了红灯区。朴灿烈看着上边的灯牌,吹了一声口哨“看来小狼很有兴致啊~”吴世勋翻了个白眼,继续向里边走去。

  张艺兴进食完毕,餮足地舔舐手指上残留的血沫准备离开这里,但是刚转过身就感觉自己面前的灯光被遮挡住了。抬起头来就看到了吴世勋和朴灿烈站在他面前。

  张艺兴瞳孔缩小,显然受到惊吓,并摆出了警惕的动作。

  比起张艺兴的警惕,吴世勋跟朴灿烈倒是显得轻松悠闲。吴世勋还好心情的问他:“店长,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啊。”

朴灿烈则是带着玩味的笑容上下打量着张艺兴的装扮,仿佛要扒光他的衣服一般,并且凑上前去在张艺兴耳边说:“没想到店长那么辣啊,呵呵。”

  张艺兴听完直接一拳挥了过去,单被朴灿烈轻松闪过。朴灿烈后退到吴世勋身边不怀好意的笑着说:“咱们店长身上还有一股奶香味呢。”吴世勋听完一挑眉,带着笑意说了是吗。两人好像完全没把张艺兴放在眼里。

  看着两人对自己的调笑,张艺兴怒气增长。只是食物而已,竟然无视他的存在。因为愠怒张艺兴的眼尾仿佛涂上一层眼影般染上了艳丽的红色。他率先动起来,朝着两人冲过去,二人反应也及时,朝后方闪躲。

  朴灿烈将身后的双刀抽了出来朝着张艺兴袭去,而吴世勋漫不经心的将一个针管藏在手里看着他们缠斗在,好像在寻找一个合适时机。

  比起枪械,冷兵器划开皮肤使鲜血喷洒出来的快感更受朴灿烈的喜爱,而且在这里枪声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隐藏的,但相对的冷兵器在狩猎时的危险性更高,不过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。朴灿烈挥舞双刀的动作透露着一丝疯狂的意味,显然他很享受这场打斗,他凶猛的动作让张艺兴感觉招架不住了一般,张艺兴很久没有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了。

  为了应对朴灿烈接下来的攻击,张艺兴特地后退一步为了引出更多“狼”的本能。但就这一瞬间,吴世勋动了。朴灿烈忽然提高了进攻的速度让张艺兴措手不及,吴世勋突然迎上来将针管里的东西注射到张艺兴脖颈处。

  张艺兴回过神来猛的发力将朴灿烈甩了出去,捂着脖子紧盯着站在胡同口的两个人。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,眼前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,并且身体内部传来不正常的燥热。张艺兴咬着牙颤抖着问他们“你给我注射的什么!”这个时候他两条腿已经站不稳了,只能勉强撑着墙稳住身子。

  吴世勋看了看手中的针管,笑出了月牙眼

“这可是专门对付‘狼’用的药剂呢,里边可还用了催情的东西,我可是特地为店长准备的呢。”说着用针尖划出一个圆圈。

  张艺兴已经撑不住了,靠着墙慢慢滑了下去,空气对他来说像是变得稀薄起来,他用最后的意识忍住不让什么羞耻的声音从嘴里漏出来。但是朴灿烈与吴世勋两个人已经站到了他面前,他也只能无力的闭上眼睛昏迷过去。

  朴灿烈将自己的双刀收起来后,用一点也不温柔的方式将张艺兴抱起来。他看了一眼吴世勋,吴世勋正打量他怀中的张艺兴。吴世勋走过来低头凑到张艺兴颈间,果然闻到了淡淡的奶香,按耐不住直接咬了一口。朴灿烈笑起来说他太性急了,吴世勋也只是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。朴灿烈笑骂一声抱着张艺兴跟了上去。街区依旧灯红酒绿,倒是没人在意小巷子里那个无辜的人,只有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血腥味好像在提醒刚刚发生的事情,最后直至尸体腐烂散发出恶臭人们才发觉这里经历了什么。
(临时修改了一下,忽然的脑洞导致结局变更)